新闻详情

以岭连花清瘟走俏 抗疫中药遭热炒

发表时间:2020-04-21 15:28
  医药网4月21日讯 “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目前国内销售处于正常平稳的状态。海外订单有所增加,但海外销售规模和国内的销售规模相比还不是一个量级,暂时不会对公司总体营业收入构成影响。”4月18日,以岭药业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继双黄连之后,中药再度被热炒。但与双黄连的炒作不同,新冠肺炎作为新适应症首次被获准写进了药品说明书。
  4月14日下午举办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李昱表示,国家药监局已经批准将治疗新冠肺炎纳入到“三药”的新适应症中。“三药”分别指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血必净注射液及金花清感颗粒。
  同日,以岭药业(002603.SZ)和红日药业(300026.SZ)先后公告披露《药品补充申请批件》,确认上述消息。
  作为一款已经上市十几年的OTC(非处方药)老药,连花清瘟在疫情期间多次被列入诊疗方案推荐用药,销量井喷。受益于连花清瘟的销售拔升,以岭药业2020年一季度盈利预计同比增长超过五成。
  有了官方认可的身份,相关药企在资本市场上被资金热炒。
  以岭药业连续4个交易日被封涨停,市值超430亿元。作为血必净的生产厂家,红日药业亦录得3个涨停板。
  连花清瘟需求井喷
  连花清瘟诞生于2003年“非典”期间,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为抗SARS而研发的一款广谱抗病毒中药。在过往的流感疫情中,连花清瘟频频露脸,先后18次被列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禽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相关诊疗方案的用药推荐。
  作为独家品种,连花清瘟的销售额占以岭药业总营业收入的比重逐年上升。
  近日,以岭药业董秘吴瑞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透露,2019年前三季度,连花清瘟系列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4.1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已经达到32.54%。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连花清瘟再次被纳入诊疗方案的推荐用药,需求井喷。
  记者了解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以岭药业将石家庄和北京两个生产基地的生产线全部用于生产连花清瘟,日产量达到5000多万粒胶囊剂、100多万袋颗粒剂,但部分地区仍出现缺货断货现象。
  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以岭药业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4.33亿―4.61亿元,同比增长50%―60%。据吴瑞透露,今年1月份,连花清瘟系列产品的收入就已经超过去年一季度的销售额,新冠肺炎疫情对该产品的销售促进作用明显。
  随着疫情全球蔓延,连花清瘟在海外华人圈亦成了“抢手货”,以岭药业借机布局海外市场的准入注册。
  就在3月底,连花清瘟胶囊拿到了泰国卫生部现代植物药的注册批文,获得在泰国市场以药品身份销售的资格。
  截至目前,除泰国外,连花清瘟胶囊已经在香港、澳门和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等地区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
  “拿到注册批文的这几个国家,订单和销量确实较之前有所增长,但毕竟中成药还是更容易被华人认可,受众比较小。”上述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由于目前海外销售暂未形成规模,占比仍较低,连花清瘟的海外销售主要是通过代理商的方式,逐步打开市场。
  “我们把药给到代理商,代理商再负责当地的终端销售和价格制定。目前,我们对海外的出口价格跟国内没有太多区别。未来看情况决定是继续采用代理商模式还是组建单独的销售团队。”上述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尽管受到海外华人热捧,但我国至今无一例中成药在欧美高端市场实现突破。事实上,早在2015年9月,连花清瘟就启动了美国临床研究,是全球首个获FDA批准开展二期临床研究的大复方中药。
  然而,历时近五年,连花清瘟在FDA的二期临床到现在才完成3/4的病例入组,仍处于临床病例收集阶段,注册进展十分缓慢。
  中药注射剂迎转机?
  同样是疫情推荐用药,血必净却是另外一番境遇。
  在获批新冠肺炎适应症后,红日药业紧接着发布血必净注射液获得“天津市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的喜讯,对血必净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卖力自夸”。
  此举很快引来监管关注。
  4月17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红日药业说明产品新增适应症以及获得技术进步奖项是否存在选择性披露配合二级市场股价炒作。
  红日药业“卖力自夸”的背后,是血必净市场日渐萎缩的窘境。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红日药业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644万―1.32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25%―45%。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红日药业解释称,公司主力产品血必净注射液作为疫情用药,销售量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但因2019年该产品参加国家医保价格谈判后纳入国家新医保目录,医保支付价格较原市场价格下降46.54%,所以收入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同时,中药配方颗粒因2月份和3月份上、中旬门诊量的大幅下降,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
  血必净曾是红日药业的支柱产品。2015年,血必净的销售收入达到13.76亿元的顶峰,占到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41.1%。此后便是一路下滑。
  遭遇业绩滑铁卢的并非只有红日药业。
  Choice金融终端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A股67家中药上市公司已有49家发布了2019年年报或者业绩快报。其中,5家公司陷入亏损,15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
  “近两年中药板块的增速在各细分板块里基本是垫底。中药注射剂是受整顿的重灾区,口服中成药和一些带消费品属性的OTC品种也出现了下滑。中药企业普遍还是研发比较薄弱,后劲不足。”4月18日,上海某私募基金医药研究员告诉记者。
  自2015年开始,在监管层层加码之下,中药注射剂或是被列入重点监控目录,或是被踢出医保目录,在医疗机构遭到限用甚至清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救治似乎带来了转机,多个颇受争议的中药注射剂品种获得临床专家的认可,被纳入推荐用药。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最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除了血必净之外,喜炎平、热毒宁、痰热清、醒脑静、参附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生脉注射液也被纳入推荐的治疗方案。
  不过,此次疫情前,由于滥用、不良反应等原因,在各地的重点监控目录上,这8款中药注射剂均榜上有名。


分享到: